周扬青个人美妆品牌Code Mint将上市,明星热衷跨界美妆待解研发难题_美妆头条  
周扬青个人美妆品牌Code Mint将上市,明星热衷跨界美妆待解研发难题
来源:北京商报    2021-01-07 10:01
摘要:美妆赛道不断拓宽,众多明星纷纷入局


坐拥千万流量的明星热衷跨界美妆。1月6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微博获悉,网红周扬青推出个人美妆品牌Code Mint执素之肤。其实,明星跨界美妆已成为近几年的常态。范冰冰、黄晓明、德云社等都先后推出过自己的美妆品牌。业内人士表示,近几年,美妆赛道不断拓宽,众多明星纷纷入局,希望借助自身高流量获得一定市场份额。不过,想要长久运营下去,这些拥有明星效应的品牌还需在产品研发和品牌运营上投入更多精力。

“红人”频跨界

1月6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微博获悉,网红周扬青推出个人美妆品牌Code Mint执素之肤,并将在1月20日正式上市发售产品。

自1月1日起,周扬青每天通过微博日记的形式,向粉丝介绍品牌背后的故事,而前期的造势吸引了不少的流量,多数粉丝在评论区表示期待产品上市。

北京商报记者从国家药监局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信息了解到,目前Code Mint品牌拥有14款产品实现备案,其中4款为腮红,其余10款均为口红产品。其所有产品的委托生产企业为杭州减法美学科技有限公司,但实际生产企业为科丝美诗(中国)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丝美诗”)。

据悉,科丝美诗创立于1992年,是韩国化妆品、保健食品、药品OEM/ODM/OBM企业,目前合作客户超过1000家,包括欧莱雅、雅诗兰黛、资生堂、百雀羚、自然堂、完美日记、Mistine等品牌,为其代工的同时也是Code Mint品牌的天使投资人。

就投资Code Mint品牌的原因及未来发展规划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对其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近年来,明星网红跨界美妆领域的例子不在少数,比如2019年范冰冰推出自创美妆品牌FANBEAUTY;2017年,黄晓明夫妇联合推出护肤品牌ah;张馨予推出MissZhang,谢娜推出nayoung娜样彩妆;德云社申请注册化妆品商标等。

美妆行业营销专家张兵武分析称,从明星自身角度来说,其先天性有着一定的粉丝基础,而基于这样的粉丝基础,推出自己的品牌以及产品很容易获得市场。所以,很多明星、网红不断推出自己的品牌,进行流量收割,迅速获得利益。

流量难长久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拥有明星效应的美妆品牌经过一段时间发展后,逐渐退出公众视线。2019年,范冰冰推出美妆品牌FANBEAUTY,2020年的“6.18”期间,该品牌位于明星带货排行榜前五,然而现在随着范冰冰的退出,该品牌已经销声匿迹。

同样,黄晓明夫妇在2017年推出化妆品品牌ah,凭借自带流量,加速布局。2018年3月,ah品牌进军CS渠道,据悉,ah品牌共12款单品均会布局CS渠道,并同时更新到ah天猫旗舰店及微店。但目前,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都很难看到该品牌的身影。

张馨予的MissZhang、谢娜的nayoung娜样彩妆,同样没有了声音。在天猫平台“misszhang化妆品旗舰店”里可以看到,已经上线了的产品共有18件,产品有面膜、水乳霜、精华和防晒,不过销量却并不理想,最高的销量仅在1000件左右,多数产品总销量仅为两位数。NaYoung天猫旗舰店在上线之际曾获得了不少的关注,但目前线上却难觅其踪影。同样,郭富城在2016年与屈臣氏及法国LMC实验室合作,推出护肤品牌“奢睿”,推出之后由屈臣氏独家代理。不过记者在屈臣氏天猫旗舰店内搜索,未能找到相关产品。

张兵武表示,对于化妆品行业而言,并不是说推出一个品牌凭借一些流量就可以长久赚钱,品牌需要运营、需要不断研发投入,才能保持长久的生命力。但作为明星,对于这一行来说是外行,而跨界必然面临着风险,仅依靠流量却没有实现很好投入,只能是火爆一时,难以长红。

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战略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分析称,明星跨界美妆,只是基于现有流量进行一定的变现。真正想要做美妆,则需要大量的投入,无论是营销还是产品研发等方面。显然,明星在这方面是欠缺的。此外,一旦流量红利已过,明星便不愿有过多的投入,这也是产品被市场淡忘的因素之一。

研发短板

随着美妆赛道不断拓宽,入局者也不断增加。数据显示,在2019年,中国美妆市场便已经超过了4000亿元,未来还将持续增长。这也使得美妆这一赛道异常拥挤,真正能留下来的却屈指可数。

对于明星推出的品牌,想要迈过这道坎的关键因素在于产品研发的投入。据了解,Code Mint品牌产品全部来自代工,主要由科丝美诗为其提供服务。相比传统美妆品牌的自主研发,明星品牌基本都来自于代工,这也为产品质量以及安全埋下了隐患。

反观传统美妆品牌,自主研发的投入都在不断加大。作为美妆代名词的完美日记2020年表示将不断增加在产品研发方面的投入,预计将投入超7亿元的研发费用。纽西之谜同样不断加大产品研发投入。而欧莱雅2019年的研发费为34亿元。显然,与这些品牌相比,明星自创的品牌基本来自代工,研发方面的投入微乎其微。

研发短板下,产品设计抄袭同样成为消耗流量的因素。尽管有着罗志祥前女友的身份,并坐拥千万的粉丝流量,但还未上市的Code Mint被不少网友指出包装设计抄袭韩国品牌3CE,从其在微博发布的产品设计与形状来看,确实与3CE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

另外,周扬青的服饰品牌grace show也曾多次被指抄袭。据了解,原创设计师金翀宇曾贴出两款卫衣的对比图指出grace show的抄袭行为,当天,周扬青便公开为此道歉。

在业内人士看来,美妆赛道不断拓宽,明星借助自身流量想要入局分羹无可厚非,但美妆品牌想要长久运营下去还需在产品研发和品牌运营上投入更多精力。


免责申明:美妆头条作为化妆品行业信息共享平台,部分内容转自化妆品行业媒体以及网络新闻媒体,仅作传递信息用,不以盈利为目的,并尊重原创,如有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
0
最新评论
  • 暂无评论!
评论(0人参与评论)
行业会议

17520068310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微信扫一扫 关注美妆头条
  • 订阅号

  • Vip服务号

Copyright © 美妆头条 粤ICP备15110395号-1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241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