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妆头条

全球美妆产业新媒体

立即打开

中式成分 领航国妆 | 刘倩菲:看到喜欢的东西就去做,不管黎明在未来哪一年出现

原创美妆头条

2021-11-19 14:11

941人看过

摘要 | 《文化自信 新锐国货品牌的探索之路​》

2021年10月22日,由天津中医药大学、CBE中国美容博览会与天津尚美化妆品有限公司主办,《美妆头条》新媒体、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中药养颜产业分会承办的第二届中草药科技与化妆品应用论坛在天津盛大举办。

 

本次会议以“中式成分,领航国妆”为主题,旨在从专业、科学的角度,解析市场消费趋势,共同分享中草药科学的应用创新趋势。从学术标准到行业应用,探讨中式成分化妆品的破局之路,以思想引领中式成分化妆品新发展!

 

逐本创始人兼CEO 刘倩菲发表了《文化自信 新锐国货品牌的探索之路》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内容:

 

 

大家好,很少借这样的场合分享,有一点紧张。

 

我觉得护肤品品牌21亿规模以下都是非常不稳定的,没有好被表扬的。前面有投资人说我们这些新锐国货身上所具有的一些不足,缺陷,其实我们身上都有,今天过来很感谢主办方,邀请我来让我很惊喜发现遇到了很多产品认和技术人,这个领域的前辈正是我现在如饥似渴学习和探索合作,非常荣幸来到这里。

 

前面很多前辈也分享了各个方面的中式化妆品行业经验,我觉得一个产品和技术人员很难消化完,我自己很难完全消化完,针对今天到场的朋友,我可能值得分享给大家的可能是我自己在逐本上面的探索故事,包括我现在所面临的几方面的挑战都比较具备行业的代表性。

 

介绍一下逐本,强调一下我是五年前才创业的。以前不是在这个行业,以前是做投资投行,前辈们讲了很多方法论和框架性思维以前一点没有有,做逐本完全凭着感觉一点点走,如果台下想创业和想作一点品牌,从我们的经历上找到一些共鸣,其实可能没有先知先觉,说不定可以把自己梦想一点但走出来。

 

五年前创业之前是做投行,当时做逐本是因为我的身体健康被芳香疗法治愈了,整个人的身心灵发生了很多专机,我想把疗愈这件事情作为毕生使命,我觉得人一辈子做什么都可以赚钱,如果给你十年二十年最黄金生命时间用它交换什么,我想交换对很多人有价值,做好一进事情就好了。我起名逐本,就是做一个带给中国人健康与感受的事业。

 

A轮的时候,很多人看护肤品的赛道,做疗愈做成一千亿的企业,是一个商业体的帝国,也可以做很多年,不断演化,我从来没有思考过完美日记的模式,成功道有很多,但是适合自己心理的梦想只有一个,想清楚再出发就是捷径,当时起名叫逐本,是追逐本质的事情。

 

想做东方疗愈这件事情,这可能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受到本土文化的影响,我的价值观和美学理念都是比较道家思想。我觉得做人做事顺其自然,我对美的理解是朴素,这个初心决定了后面很多选择,很多做事的方式,包括做产品的方式和带团队方式,我花了一点废话讲了一些不是方法论的东西,创业也好,做品牌也好,对于大部分普通人而言,没有先天经验,是九死一生的事情,没有一股很强能量在身体里很难坚持,所以出发的时候初心想清楚是很重要的,总之我的冲动来自于这里。

 

重唤身心平衡之美,三位融合是我们产品开发原则。天然芳香经由、天然植愈成分、现代科技成分组成。

 

首先我要做疗愈,最好让年轻人感知到体验感是香,是天然精油香味,我就选择了芳疗。因为供应链和市场教育门槛非常高,一直非常小众,我当时想法是能不能把这么难教育芳香疗法融入到护肤品当中,让消费者感受它,不去教育它,我选择了护肤品。

 

我选择卸妆油的原因,看了过去五年彩妆增长最快,要化装就要卸妆,卸妆200亿牌子里面90%做水,没有人做卸妆油,或者做得好。学了芳香疗法以油润养身心,符合第一性原则,不管今天早期没有人教育市场,对于人的身心健康是对的方向,总有人要做它,它最后是终极的,我做了卸妆油。

 

中国芳疗卸妆油产业链,真的很难做到极致的品质又有性价比,于是乎成立了研发团队,自己研发,自己做供应链,一个一个原料自己买,所有包材自己买,才能把性价比砍到最高,才能给消费者带来一个百元价格,至少是我们那个阶段能做到极致纯天然卸妆油。为什么选择卸妆油是这样的原因。

 

毕竟以前做过投资,稍微有一点逻辑思维,我觉得一个事情你要想始终做好它的话需要很多时间,它的市场需要大,大到可以给到你足够时间窗口,让你变成最好有市场壁垒。如果这个市场赛道和品类太小的话,没有时间打磨成精品。

 

卸妆油一个国内的品牌品类光靠这个大单品可以做多少呢?我算了一下是20个亿,很多人觉得我天方夜谭,去年2个亿,今年差不多10个亿,我觉得到明年15个亿,后面20个亿见顶,稍微植入一点逻辑在里面,因为笃定这是一个可以给我足够时间去深耕的品类,于是我下定决心做成中国卸妆油之母,替代国际品牌。

 

我让中国女生用百元左右的价格买到最好卸妆油,超越国际品牌的研发,我们一代、两代、三代,不是因为不好才迭代,不管销量和复购率怎么样,每一年要求自己迭代一次,因为每年有不同用户,不同的声音,要求自己迭代一次,做20年迭代20次,像苹果手机一样。

 

我不是一个传统美妆人,我们做的事情是蛮外行人的思维方式的。

 

当时为什么选择做这个品类,这个品类当我们前面三年的时候大家听不到卸妆油这个东西,那三年我在干嘛呢?我在做研发,在做供应链溯源,在做深度思域的教育。

 

今天很多人都会说我要看到有些趋势,不管是成本趋势还是品类趋势,要去跳进去去做,我不是非常认同,或者说这不是唯一的路,我们做卸妆油的时候是的创造这个品类的,或者创造这个趋势。现在打芳疗是五年前想做的事情,还是不同创业者你出发动力不一样,所以你的方法选择不一样。总之我想说,今天没有有慧眼看对赛道没有关系,看到你自己喜欢的东西去做,不管黎明在未来哪一年出现,你去做它还会有像逐本这样的品牌活下来了。

 

卸妆油前面三年做深度供应链耕耘和市场教育,这个教育怎么教育呢?一个品类太新的时候,大家觉得不愿意花钱教育,烧钱教育不起来,还不如乘着风口,我当时意识到问题了,我还是没有放弃,我想说熟人教育是高效率,花了一年时间,找了100多家淘宝店。

 

不断反复跟直播间前不管是20个人,还是200个人,还是2000个人教育说用油卸妆对皮质膜非常好,用芳香疗法卸妆不仅卸下妆容,感受这珍贵15分钟与自己亲密接触。

 

这前面三年是在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也非常难,教育新品类很难,那个时候资金链全断了,创业200万资金全花完了,后来没有看到李佳琦这样直播间之前我真的快支撑不下去了。后来正好遇到了直播间的流浪红利的时候,我就迅速抓住了直播间的淘内直播流量机会。

 

我们投资圈有一个我很欣赏投资人说,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你要舍命狂奔。因为我经历过太长很难熬的时间,那一段时间非常拼命,不放过任何一次能够让逐本这个小卸妆油被看见的机会,在整个一年的时候逐本变成淘系分销的黑马。

 

李佳琦播了很多场,也不是上来就好卖,因为品类没有教育起来,我们设计了一秒烧杯乳化,用一些可视化高效率的方式跟消费者沟通,它是对你好的,当时我也在想这件事情,油是中国人很恐惧的。我们想说在做试验的时候,乳化剂遇水乳化是当时追求临界现象,不如把这个东西放大到实验烧杯里面,遇水以后变成洁面奶一下,做了这个烧杯试验转化率一下翻倍了。500瓶变成1200瓶,大家找到方法,后来慢慢好起来,变成5千瓶,50万瓶,今年双十一刚过,120万瓶秒空,断货30、40万瓶,这个过程花了两年时间。

 

新品类需要时间和方法需要创造。后来遇到的挑战是什么呢?2019年底的时候,整个品类算是被教育起来了,大家说卸妆油是一个好品类好赛道,你真聪明选择了一个非常好的赛道。

 

大家不知道,四年前很辛苦做这个事情。2020年看到很多人开始推广,因为品类教育起来开始推广,全网开始有了意见领袖带领一个新的趋势之后,后面的事情比较简单了。很多人会讲油比水好,这个时候卸妆油渗透率从不到10%,到现在50%、60%以上,整个2020年是整个线上所有品牌开始入局卸妆油,开始百花齐放,看到消费者对于精油卸妆,SPA级卸妆油认同,植物卸妆有认同,中国主流卸妆油品牌都在打植物精油卸妆。

 

我比较感慨一件事情,当你自己相信这件事情是对的,那个时候满世界都是黑暗的时候,你做了你可能破局了,虽然你力量很小,但是你推动了整个至少说中国消费者都可以买得到,都是精油的卸妆油,这是小的事情,但是鼓舞所有产品合作品牌的人。你可以看到蝴蝶的力量。

 

你其实很普通,我们都是很普通的个体,因为你内心想让所有女性用到芳疗卸妆,用到一个平价卸妆,你可以反向推动整个行业,甚至日本最好的品牌,法国最好彩妆品牌走向这样一个路,最后所有人这个行业一起做到,这个事情对我而言很有启发和感动。

 

我创业初心和一路走来的方法可复用的,是正向鼓励。

 

这是在卸妆油走到了大概今天所看到的成绩,以上是在讲逐本这几年很快一个出现。我为什么选卸妆油还有一个思考,我看到所有彩妆品牌和护肤品牌有一个很大天花板问题。

 

彩妆是社交属性非常强的品类,因为口红要拿出去,补妆东西拿出去的,社交属性是壁垒很高的,我觉得很难击穿人群,就算做三年四年五年六年,跟你陪伴成长的用户被国际品牌收割。护肤品更难,尤其是护肤品品类天花板是精华,精华液是国际大牌。精华液需要非常好的信任感,不管怎么样消费者认为的技术壁垒,要不就是渠道技术壁垒,但是这些都需要时间。

 

对于新锐品牌而言不可能有这样条件的,护肤天花板也在于说今天可以打供应链产业结构升级,但是它的天花板在于你永远不可能在向上击穿的时候,你的品牌信任感是很难去PK像雅诗兰黛集团,欧莱雅集团,包括资生堂集团。这么多年对于上层用户信任感的深刻的认知,尤其是精华,不是一个立竿见影可以看见的东西,需要用28天甚至更长时间感受到,如果你今天很有钱,你会觉得忠诚于用了十年国际品牌,还是一个中国仅有几年新锐品牌,它的天花板是需要更长研发沉淀。

 

当时选卸妆类目看了几个品类,卸妆这件事情非常有意思,是可以让每个人立竿见影感受到它感受到好不好,用完之后干不干燥,不需要像护肤品漫长考察和用户深度教育,也没有彩妆那么强社交属性。我自己有判断它好用不好用,信任感是通过使用感感受到的,即使你是超级明星你也用跟普通学生党用的一样卸妆水,这个品类是有机会让我向上击穿人群,我为什么这么有决心一年一年,一代一代矢志不渝做卸妆油,它可以让我的芳疗疗法这件事情让所有女生接触到,不只95、90后,这是我当时的考虑。

 

现在我也看到倍受鼓舞的现象,好像很多明星开使用逐本,前两天刘诗诗在用,跟我说用了挺好用,很多湖南卫视主持人也在用。双十一找几个明星做一些视频,我也没有时间亲自对接了,都是涉媒团队在做,他们说好像逐本这个卸妆油在明星圈子里面被认可了,你们家卸妆油还挺好挺知名,他们也用了挺好用。

 

用了某些大牌闷痘,你这个不闷痘,可以打破阶层,让卸妆品类向上击穿人群。

 

我们今年10个亿,大几百万用户,到明年和后年再努力努力,不仅仅是上千万用户,或者一千多万用户,这里面有非常多向上人群,而这个事情为什么这么重要,对于做护肤品和国货特别重要。中国人是向上看的,今天就算是一个品牌广告在我面前,或者一个产品在我这边多么好,我作为年轻人我的购买力有限,只能支配这些,当我有更多购买力之后一定看那些明星用什么,那些企业家用什么,如果一个品牌它的主要的品类能够向上击穿人群,自上而下都可以有影响力。

 

当你看到所有的明星用逐本芳疗卸妆油,这种自上而下广告效应影响力和品类效力。我矢志不渝做升级卸妆油,明年还要做各种各样高端的,孕妇的。在这件事情上面还有好多路要走,但是过去走的那些路和曲折的成绩鼓励我这个品类是我预想东西都出现了,这是选品类的思考,这几年时间不长,这些结果验证了。

 

有一位投资人说中国品牌定价率是一个问题,总是说在平价徘徊。这一点我也思考过,我的投资人质疑过,你后面做买一赠一这么便宜,最早的时候定价148,后来价格愿意一步一步打下来。

 

看了很多不同品类逻辑,像美宝莲眼唇卸妆液长霸江湖,后来我们自己做,如果我们想做到美宝莲在直播间双十一大促力度,我的成本2.3倍,我都这么大量了,我还没有任何中间环节,自控供应链自己采购,只能做到2.3倍,我们没有办法去在性价比上做得更好,这个品类在当下的水和硅油体系里面没有出现颠覆性技术和颠覆性体验,它可以做得很好了,所以消费者体验感接近需要了。

 

这个时候一个品牌又有绝对的品牌心智,美宝莲眼唇卸妆液除非你比它更便宜,我为什么换一个用了很长时间的东西呢?我又看花西子,人家是4亿片,当时我的东西,我们选的材质可能会比较好一点,成本贵一些,但是怎么算都没有办法做到。如果用同样成本估算,加价率是很低的数字,作为新品很难切进去,除非我也干到4亿片,但是这是很难入场的。

 

基于这样案例,贝德玛为什么会被稀释。这类品牌一定会有一个毛利率从高到低的过程,越早入局,在往后走的过程,当入局更多的时候,随着品类越来越成熟一定会更多,这个时候毛利率一定会下降到极致水平,你守住极致水平你可以变成美宝莲或者花西子卸妆巾这样的。

 

我为什么做到买一赠一还可以生存,还可以继续推广,跟广大UGC效率是有关系的,一个寝室8个人,有5个人用同一个卸妆巾也好,卸妆油也好,你自然而然的大促的时候要囤要买,当它形成一个网络效应的时候像滴滴打车一样,所有人都在用它,你也用它。

 

徐老师讲的很适合互联网行业。做电商化妆品某种基因和互联网很像,机会来临的时候,迅速的创造UGC效率,使得后来者追逐你的时候比较难,今天我的技术不一定是最强的,有一个日本新的技术出来了,新的乳化剂出来了,有一个友商也做了,我们防守牌是什么,你给我三个月到六个月的时间,我可以迭代出更好的。

 

因为研发是自己的,所有配方体系也是。

 

团队五年干一件事情,这个时候虽然是一个小团队,不是一个科研大团队,不是一百两人团队,这小团队足够专著迭代速度就快,不可能永远站在技术最前面。但是学习能力强,迭代能力强,规模成本在这个地方,供应链溢价能力强,UGC给你品类窗口期,6个月时间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品牌单品类上新达到我们这样一个成绩。

 

只要我们足够谦卑、自信、努力,有危机意识,在这样一个模式下有可能持续保持一个迭代的。

 

但是这个过程有可能失败,团队不行,技术上有失误,营销上有巨大风险,但是我讲的是我自己的思考。为什么这件事情不赚钱,也不是一个高毛利的事情,很多人不觉得是一个品牌,但是我为什么要做?

 

一个品牌让全中国知道你是谁,逐本这个名字让所有明星,所有的贵妇,杂志主编认可你,这个品牌在某一个品类上是中国最好的,全亚洲最好的,如果你花五年八年做到这一步,这个名字本身非常值钱。

 

卸妆油当成一个工具品类,可以当成芳香疗法传承传播的载体,一直以逐本为伴,芳香为界,与自己对话。

 

每一个产品用全天然精油讲述与自己相处,在护肤领域里面开拓速度很慢的,在护肤领域研发和储备刚刚开始,跟各位前辈比差的太远了,我很努力想跟大家合作的地方。但是我觉得梦想也的确要一步一步做的,没有那么多经历,任何一个品牌它的成长需要沉淀的,所以我觉得做品牌是非常长期的事情。

 

你要沉淀不是说一个爆款,第二个爆款。一个品牌在去兼并第二个品牌,我不认为这是对的事情,我觉得那样花20、30个亿,最多像兰蔻这样70个亿到天花板了,我想做的疗愈是1000亿市场天花板。我们还没有走到20亿,20亿可能有很多风险,总之很漫长,很长的时间。只能几年做好一件事情,但是你做的事情没有把护城河打深的时候怎么能够足够的组织能力做第二件事情。

 

下面要讲两个挑战,像我们这批新锐国风目前正在面临的,一个是技术和供应链挑战,另外一个是流量挑战。

 

技术和供应链什么意思呢?现在已经做到所有的国际包括日本最新的乳化剂体系都用遍了,很难突破了,去年花了大概8个月时间跟日本联合定制了一款特殊酯化率的甘油乳化剂,添加量很小,会更养肤。我们做了一个保湿度各方面测试,用28天以后皮肤更好。

 

但是即使是这样还会有很大问题,这是我这一年非常强烈感受的,所有化妆品行业供应链和产业链最有附加价值和技术含量那个环节,都不是在国内。我想要最好乳化剂,已经花了这么好时间研发了,国内找不到承接日本技术共创研发的团队。

 

可能是中国化妆品行业比较年轻,我们跟日本最好研发团队一起去沟通,其实我们给他们带来了中国消费者市场很多Data,我们有大几百万用户,有些人喜欢这个,有些人喜欢那个,这些数据给到他们,帮助他们优化下一代乳化剂的技术,在国内找到一个愿意去深耕的研发团队。

 

其实中国的市场孵化中国的研发技术,让有技术含量的环节不能一下子进来,但是慢慢沉淀到中国本土,我觉得会是一个我很想做,也一定会有人做的事情。

 

这个事情一定要去做呢,我们品牌是中国品牌,用户是中国用户,但是你发现一瓶卸妆油100块钱所有最有含金量的东西,赚钱都是海外,乳化剂是日本的,植物油是进口的,精油都是进口的,这些价格不管怎么压都有5%的加价率。中国人赚1块多的加工费,不挣钱,纸张是日本进口再生纸。

 

你会发现所有的东西,最好的,我也不是没有努力过,我努力把每一个卸妆油泵头泵心核心材料送检过。中国做不出来,可能要花时间。你就得多给一块钱,国内品牌杀价格,国内供应链,你一块,我八毛,这个现象我觉得很不对。

 

我们这么努力了,不管用户和消费者觉得买逐本是种国货症状,但是是他们的付出并没有给整个中国产业链带来真正的技术升级,只是一个产能过剩,只是一个大规模生产,只是一个低端重复,经验和技术没有沉淀下来。

 

现在在做一件事情,真的想把一些技术通过我们作为中转沉淀到中国,我也在找合作伙伴,可能要花两三年时间但是我愿意,一定要这么做,永远我们都是廉价劳动力,化妆品行业是可以做大,这是在卸妆油领域里面。

 

从去年开始我在拓展芳香护肤,遇到两个问题,第一讲护肤这件事情,我也发现好多植物提取物海外原料供应商功效非常全面,价格也不菲,你仔细看原料全部来自于新疆、广西,我们国内的植提供应商也可以做这个原料,而且是中草药。

 

中国几千个中草药数据库大家非常熟悉,我在思考为什么我做一个品牌方选原料的时候倾向于买更贵进口的,仔细想了一下还是功效数据和机理研究。

 

海外原料供应商有三个部门,一个是市场部门,知道怎么去帮助品牌方构建消费者需求场景,比方说最近很火的诺贝尔一些奖项,什么神经通路,或者说诱导因子,细胞自治,这些其实在制药领域里面中国很多人都是懂的,但是没有人用到化妆品原料当中,不明觉厉的东西来自于法国德国原料供应商应用这些东西。

 

把制药领域理念用到护肤品领域,皮肤也是细胞生物学是相通的,有这样一个市场团队和生物细胞学团队,有懂化妆品的团队,像测美白路径和抗衰路径,还有很多的最终头皮毛母细胞自噬技术。自噬作用检测方式国内没有,中国做出一模一样的,里面有很多中式成分,但是没有办法论证它有用,而且并不知道其中某一个单体物质是可以去挂钩某一个诺贝尔奖项相关机理。它是一个跨学科东西,这些东西是基础研究比较长时间沉淀。

 

不是中国原料供应商做不了,是我们今天开始要做,组建这样团队,把中国本土市场有特殊的原料,结合各个领域跨行业的团队,组建优秀化妆品团队,使得国外做出的东西我们也可以做。

 

这个事情怎么推动呢?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现在在努力推动这件事情,但凡谁愿意跟我一起做,我会拉着谁一起去做,这个事情让中国原料供应商有技术上沉淀有溢价力,让中国品牌骨子里面所有基因来自于中国,让中国消费者很自豪说,我在为中国投票,如果一个品牌,消费品品牌你卖的是一种给到所有人生活方式,你给到它是一种日常的价值。

 

你看我们今天做了10个亿,明年做20个亿,大家觉得李佳琦薇娅卖了30几个亿,包括中国品牌核心技术和核心原料都在国际的,永远没有人往回拽的话,我们在干什么,我们只是披着中国原料供应商市场而已,不管是我还是比我更有实力同行和前辈,我觉得我们到了一个时间点一定要做这个事情,才不辜负国货之光崛起的时代。

 

几年前我刚创业的时候人家把我的逐本丢到一边,还有人会做国货,现在都是日韩进口,我还是坚持下来了,好不容易等着大家开始有这个情节了,在行业里面比我时间更久前辈应该更有决心。

 

今天来这特别感动,尚美集团在做一件非常深耕的事情,我不太懂你们的技术,有很高的壁垒,我还需要学习,我希望很多人有时间投入在,但凡有钱和底气就干这件事情,不管两年三年五年十年,中国还没有一个百年品牌出来,不能让这个时代,这些年轻人用自己的血汗情怀支持的国货品牌,中国消费者品牌,中国民族自信,不能让这个东西是一场空的梦。

 

这个是讲困难,最后一个挑战是精油方面。

 

我的确有这个困难,如果大家在芳香精油方面在这个行业大家可以交流。我在推动中国芳疗事情上,今年从年初到现在花了三千多万做芳香疗法做了教育,跟第一财经做白皮书,跟李佳琦做了芳疗微综艺,又在线下做了芳疗艺术展,又做了很多形而上的事情,包括五星酒店,很好一件事情。像李佳琦因为我的种草,拼命给每个人定制身体独一无二身体调理精油,改变了呼吸道和皮肤问题,他们相信这件事情以后发现产业链跟不上。

 

精油没有行标、国标、团标,只敢买进口,国内不敢买,溶剂进去以后功效有很大差异,不稳定,这个要整个产业一起解决问题,相信有很多香料方面老师在这个行业有能力推动这个行业标准。我很害怕这么好的自然养生疗法,它传承几千年,我们如果说没有很好去做国家标准和产业标准,鱼龙混杂,有很多劣弊进来,很多假货进来,消费者辨识不清楚,国家为了安全放弃这么好品类,我的梦想就覆灭了,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

 

这个行业是非常可惜,我一边很努力推芳疗,一边想对不对,整个供应链没有准备好,如果有人推动行业标准请努力。

 

芳疗和护肤品行业跨境人才及其缺乏,这也是为什么过去很多创立是比较小众。

 

这么多年大家沉淀了很多,像很多很好的品牌,像雏菊的天空,还有一些更小众品牌是沉淀很多年芳疗师做护肤品。接下来大家把流量和运营,很多团队组织能力组织起来,芳疗护肤将会是特别有前景一个护肤品行业的方向,可以把中式精油用进去也是非常好的。

 

我们用的都是花香类都是海外的,为什么中国没有花香,因为中国土地资源特别好,气候特别好,长不出像干旱、光照很大很强很高原地带转化成一些成分的精油,像大马士革玫瑰在土耳其和法国那边,热带有一些乔木类的精油非常好。

 

中国鱼米之乡什么都不缺,植物把营养成分储存在根部,做中国特色的精油不一定很好闻,但是一定很有效,它的工艺和海外传统蒸馏不一样,有待探索,也是比较新的事情。但是有一些老师在这方面做了蛮多研究,在两年之内监管没有一些行为,行业是健康有序发展,在两年之内有很多中坚力量把跨学科的事情补齐,很多人才去努力学习,人才也是我遇到很大问题。

 

本次会议由《美妆头条》新媒体全程跟踪报道,如果您因为一些原因无法亲临现场参加此次会议,可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观看视频直播和图片直播。

 

视频直播

 

图片直播

 

文本经授权发布,不代表美妆头条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若对文本内容有疑议,点击投诉举报。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

相关报道
优选品牌
更多

北极泉

谷雨

悠鲜

法兰琳卡

优选工厂
更多

天津尚美

环亚那比昂

傲雪生物

优微生物

优选服务商
更多

古歌策划

丰泰塑料

高洁丽

尚功塑胶

优选品牌
进入>
优选工厂
进入>
企业服务
进入>
全球美妆产业新媒体
《美妆头条》是美妆头条传媒(广州)有限公司旗下专注化妆品行业内容资讯的新媒体平台,由新生代90后郑海波创立于2016年6月。2017年7月美妆头条获得天使轮融资,由行业专家张兵武领投,正式进入资本化运作。
展开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我要入驻

联系我们

加入社群

关注公众号

商务合作联系电话:15920991530

邮箱:1453879133@qq.com

@美妆头条 粤ICP备15110395 粤公网安备 4401102000241号

X